• <dd id="ejcqe"><pre id="ejcqe"></pre></dd>

    >生活>>正文

    被判損害伊利商業信譽罪奶農走出看守所:會繼續上訴,不后悔做的事情

    原標題: 被判損害伊利商業信譽罪奶農走出看守所:會繼續上訴,不后悔做的事情

    文|王彥入 編輯 | 馮翊

    走出待了一年的看守所,郭玉珍回了一趟“牛場”。這里曾擁有奶牛650頭,日產奶7.2噸,曾有人出價1600萬購買牛場,郭玉珍沒同意。而今,熱鬧退去,一片荒涼,“牛沒了?!?/p>

    她有些迷茫。

    時間倒退回2018年,那時,郭玉珍是山西應縣海軍奶牛養殖專業合作社(以下簡稱“奶站”)經營負責人,奶站長期向內蒙古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伊利”)供奶。同年3月,郭玉珍花錢請人撰寫并在網上發布《內蒙伊利公司如此欺壓奶農 誰來保護弱勢奶農利益訴求》一文。

    文章稱,2016年2月,為索要好處費,伊利分管應縣片區奶源的經理以竄奶為由,拒收奶站供奶。為繼續合作,奶站按經理要求,寫下“假保證書”,“編造”奶站發生了竄奶事故。但最終,伊利還是停收奶站供奶55天,使奶站付出了巨大經濟損失。文章要求伊利賠償損失。

    伊利認為,文章描述與事實不符,經傳播,給伊利“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”,并向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報案。隨后,郭玉珍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被刑事拘留,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被逮捕。檢方以敲詐勒索罪提起公訴。

    3月25日,呼和浩特回民區法院最終認定,郭玉珍“在存在民事糾紛的前提下,沒有通過合法法律途徑來解決,而是隨意找人通過網絡散布不實文章,維權方式違法?!薄氨桓嫒说男袨榉稀笤觳⑸⒉继搨问聦?,損害商業信譽、情節嚴重’”,判決其犯有損害商業信譽罪,有期徒刑一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。

    4月16日,郭玉珍羈押已滿1年,辦完取保候審手續,走出看守所,她再難回到過往的日子,她覺得在這場風波中,自己只是有錯誤,不承認違法,已委托代理律師董紅衛向法院提交了上訴狀。

    (庭審現場。圖源:@呼和浩特市回民區法院)

    “我只是有錯誤”

    《后窗》:牛場的牛為什么沒了?

    郭玉珍:具體的我也不清楚,聽他們說是,我一出事,之前欠的外債(要還),有的就把牛拉走了,有的賣了。我才回來兩三天,我也弄不清楚。

    《后窗》:為什么住朋友家,其他親人呢?

    郭玉珍:當時是我叫我丈夫寫那個“假保證書”,出事后,他就一直給我吵、鬧,有時候也不回家。后來我進看守所,別人的老公半個月送一次錢,一個月送一次衣服來。我的老公,一次也沒有。所以我出來,我也不想見到他。

    我弟弟,在我被公安局抓走以后,起訴了我,所以出來以后,也不想見到我親人。

    《后窗》:弟弟為什么起訴你?

    郭玉珍:我有點糊里糊涂,不清楚。

    《后窗》:一審判決下來的時候,你的心情怎樣?

    郭玉珍:法官念那個判決的時候,我心里想,如果是敲詐勒索罪,要判十年往上。最后念到判一年的時候,我當場就哭了,止不住。

    咋說呢,第一,是高興地哭,給我定敲詐勒索罪,是十年往上地判,(判決罪名改為損害商業信譽罪)判我一年,相信法律還是公正的,對不對。

    第二,是煩惱地哭。這是在冤枉我。因為我所說的事情,伊利公司錯在前,我沒犯法。在我(將文章發)上網以前,我給伊利公司的兩個領導打過電話,我說,我和伊利公司有合作關系,我沒有別的意思,保證書是假的,哄著我寫的,要是不能(解決),我就找媒體。

    他們說,只能向上級領導反應。截至現在,我在呼市看守所呆了一年,已經出來了,也沒人給我回話。

    即使(花錢)走媒體,只是不懂法律。錯誤不等于犯罪,而且是刑事罪,對不對。我只是有錯誤,我沒犯罪。

    董紅衛:宣判我沒去,郭玉珍的一個親屬去旁聽的。他告訴我結果是一年,我當時就有一點意外,但又在預料之中。意外的是,法院肯定改變罪名了,(按照公訴機關起訴的“敲詐勒索罪”)不可能是一年。對法院來說,直接判無罪,難度肯定更大,改判損害商業信譽罪,預料之中,畢竟這樣也對檢察院是一個交代。

    (郭玉珍在網上發布的文章截圖。)

    4個涉嫌罪名最終判了1個

    《后窗》:郭玉珍是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拘留的,但逮捕時,涉嫌罪名變成了敲詐勒索。而后,罪名幾經變化。你怎么看待這些變化?

    董紅衛: 根據法律規定,立案時,要有定罪的相關證據。郭玉珍是以損害商業信譽罪立案的,然后逮捕呢,又變成了敲詐勒索罪和損害商業信譽罪兩個罪名(后一個沒有寫在逮捕通知書里)。

    但在移送審查起訴時,公安機關把罪名變成四個:損害商業信譽罪、敲詐勒索罪、尋釁滋事罪,還有誹謗罪。同一個事實,卻有4個罪名,我覺得太隨意了。但檢察院起訴時,只保留了一個罪名:敲詐勒索罪。開庭時,我也是以“敲詐勒索罪”為郭玉珍辯護的。判決下來,罪名又變回了最初的罪名:損害商業信譽罪。

    《后窗》:罪名變更時,通知過您嗎?

    董紅衛:沒有。我認為,罪名變更從程序上來說,是不合法的。

    法律有規定,案件審理過程中,改變罪名應當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,如有必要,應該重新開庭。直接(改變罪名)判了,等于是剝奪了被告人、辯護人的辯護權。

    《后窗》:判決書提到,郭玉珍授意發表的文章,部分事實虛偽。

    董紅衛:判決書并沒有明確,哪些事實屬實,哪些是編造的。

    《后窗》:你提交的多項證據被認為“來源不合法”,法院認為不合法的理由是什么?

    董紅衛:公訴人當時就說,證據來源不合法,拒絕質證。法院也沒有明確說怎么不合法。

    《后窗》:被認為是“來源不合法”的證據,是怎么獲得的?

    董紅衛:證據都是由家屬獲取的。

    我認為,本案原本屬于一個民事糾紛案件,雙方完全可以通過民事方式解決糾紛。刑事司法機關的不當介入,使本案的解決復雜化。我認為,能用民事方式解決的,一定不要動用刑事的方式。

    “不后悔”

    《后窗》:接下來的打算是?

    郭玉珍:我必須上訴。我要伊利補我的損失,還有個人名譽。我出來后,親朋好友的電話都不敢打,一打電話,一聽我出來了,電話就掛了,都不愿再見我。

    出來第一天,我回了牛場,牛場啥也沒了,我以前一直住在牛場,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。朋友家有一間房,有床,我就在她這兒住。

    《后窗》:現在的生活和以前比,有什么變化嗎?

    郭玉珍:我之前挺好的。那么大的牛場,有650頭牛,從早忙到晚,所有的事,幾乎都是我,反正過得挺好的。

    2015年左右,有人去我牛場,說我的牛都胖的哇,都可好,他就看中了。當時準備賣,所有一切,給我1600萬。后來我弟弟說,姐姐,你兩個兒子呢,現在的社會,你(把牛)賣了的話,你能做啥。最后我一考慮,不賣了。唉。

    出現這個事,到頭來,坐了監獄,以后的事,我也不知道,不知道還有啥事發生。

    《后窗》:后悔嗎?

    郭玉珍:我既然做了,我不后悔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責任編輯:

    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閱讀 ()
    投訴
    免費獲取
    今日搜狐熱點
    今日推薦
    2018今晚有没有开码 衡水市| 峨山| 松滋市| 南郑县| 涿鹿县| 金乡县| 水城县| 扬中市| 化州市| 加查县| 中阳县| 汉源县| 稷山县| 新竹市| 福泉市| 雅安市| 肇东市| 灵川县| 新巴尔虎右旗| 库车县| 方城县| 潼关县| 罗甸县| 开封市| 六盘水市| 张家界市| 长岛县| 外汇| 玉门市| 达州市| 满城县| 平江县| 井陉县| 开化县| 龙泉市| 高唐县| 武山县| 吉木萨尔县| 哈尔滨市| 红桥区| 剑河县| http://www.085motorcycle.top http://v.sina2cjy.pw http://v.lsjuu2.club http://www.able25m.top http://china.lsjx6n.club http://www.ableshop9.cn